發文作者:karrie | 十二月 22, 2009

久遺了的激動 ──《十月圍城》

等了這電影良久,想不到晨早9:20場都全院滿座。很久沒有在電影院內喊濕一張紙巾,是那種從心底裡湧上來的激動,但卻是那麼淡淡然、漫不經心。與《葉問》相比,《十月圍城》沒有那種簡單直接的民族情,畢竟《葉》的敵我分明,觀眾容易找到情感的支持點。《十》的民族情是複雜的,因為敵我都是中國人、自己人,觀眾要選擇站在那一方,要選定那一方是敵、那一方是我。看著戲裡的人由互不相識,到為一個不知名的人犧牲性命,激起了那久遺的激動。多久沒有因為看見別人的犧牲而感動?六四、七一、拆天星、收菜園村、包圍立法會、五區總辭、到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誰作出了最大的犧牲?或許應該問有誰願意作出犧牲?激動過後,誰還留守在戰線?《十》不單單是國家,當中的父子、盟友、師徒,每個角色都為著自己的信念而選擇犧牲,值不值得不到你我定斷。這故事不是歷史,但甚麼是真民主?甚麼才算是革命?絕對值得再思、正視。為民主真的要這樣犧牲嗎?若沒有當日的起義,今天是否仍在帝王制度之下?很喜歡戲裡的這對白:「這一代的犧牲,換來下一代的幸福。」利益當前,誰還考慮下一代?活在這時代也尚且不知能活多久,那來閒心理下一代的事?或許希拉利是這樣想的,總之氣候變化最大的受害者不會是她就是了。犧牲,談何容易。沒有信念的人不會犧牲,有信念的人選擇性地犧牲,有誰能夠無條件地犧牲?電影裡的每個角色都在犧牲,只是各為其主:主僕、手足、愛情、家庭,甚至是自己的榮辱尊嚴全都押上去。每個人都按著自己的呎度、自己的底線押上去。不禁要問:香港的民主是甚麼?泛民的底線是甚麼?社會的底線又是甚麼?民主或許不是大眾最關心的議題,那是否就如戲裡李玉棠說:我只是個生意人,不攪革命。可惜,我們不了解自己的時候也是頗多的。

電影當然有犯駁的地方,黎明的角色要算是最欠說服力的了。粱家輝的角色絕對找不到另一位演員能有他的書生韻味,好像尋回當日震撼一時的《情人》裡的梁家輝。每個演員都演得投入,一直捉緊觀眾的脈搏,這也是一份久遺了的激動。不知這電影是否可在國內逃出生天,若真能公演,可能會惹起很多政治討論,也自然地將台灣也卷進討論當中。究竟誰是敵、誰是我?或許只能說在這全球化的世代,沒有永遠的敵人。那有誰來推翻今天價值的扭歪,將革命帶進我們的世代?

廣告

Responses

  1. 黎明當然是最欠說服力的角色,不過對我來說,李嘉欣的出現才是全片的敗筆。

    看罷此戲,我都有問同樣的問題:「該片可以在國內上映嗎?」不過即使可以,國內同胞亦只會領會到跟你我不一樣的「信息」--「嘩!搞民主要犧牲咁多人,都係安家繁榮好!」因為什麼人看什麼事,價值觀早已決定了觀點與角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