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六月 14, 2009

請給孩子一點尊嚴

看著孩子在電視機前默默流淚,真的相信陳校長的心也在滴血。有甚麼比被拒絕更加令人失去尊嚴?當一班孩子願意改過自身,願意重新做人,他們卻遭到最大的拒絕。那份無地自容,那種自責內疚是他們應當承受的嗎?雖然與會者不斷強調是政府處理不當以致挑起正生書院與居民之間的衝突,但當陳校長分享、介紹正生的服務時,為何你們都報以噓聲?你們有真正聆聽過他們的需要嗎?你們有真正了解過他們現在的學習環境嗎?你們有嘗試去明白他們今天的狀況嗎?他們不是毒梟,他們只是被毒販利用的受害者。當然你可以說他們是疚由自取,但全香港就只有這一間學校可以一邊戒毒,一邊追回已大大滑落的成績。戒毒完後,他們還是要重回社會的,若沒有在學習上的栽培與銜接,他們才真真正正是無書可讀、終日遊手好閒的頹廢青年。你們的拒絕就在告訴這班孩子,你們是沒有將來的,我們這個社會是不會接納你們的。這就是香港嗎?這就是我們的社會嗎?

這些年來都有帶年青人到正生書院探訪,明白他們的生活環境非常惡劣及艱苦,每一項建設都得來不易。不明白政府為何不在芝麻灣興建校舍,也不明白為何政府不撥款給正生重建宿舍。就如數年前突然之間戒毒服務要申領牌照,宿舍要符合N項規條。當時戒毒服務都離不開得生,互愛等非牟利團體。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這些完全沒有營利可言的服務,怎樣可以生一筆錢來將營舍改建成合規格?最令人費解是政府一值使用這些服務,法庭亦有權將有關人等判入這些地方戒毒,那就代表了政府一直認同這些服務卻從來沒有經濟上的支持。數年前也參與了得生團契的籌款晚會,就是因為在申領牌照的過程,得生的宿舍不符合消防條列而要全部改建。這是更令人費解的事,若你對香港的戒毒服務有認識,都會知道得生、正生、互愛都是在荒郊,遠離城市的地方,讓參與戒毒者得重新調較自己的生活步伐,所以一般來說宿舍都是非常簡陋的。改建變相來說是重新建造過一楝新的大樓,這些服務機構如何能支付這筆款項?政府在使用社區服務上向來都是奉行「一毛不拔」的定調,這一次的搬校風波,實在害苦了一班年青人。

在云云被判入戒毒所的年青人當中,有多少人真的願意戒除毒癮,從新建立自己,重過新的生活?可能每一個都想,但未必每一個都能做到。能夠勇敢站出來,願意與陳校長一同出序這種聚會的,可能已是經過挑選的一群。經歷過今天,他們真的還可以勇敢地繼續走下去嗎?陳校長及他們的同工要費多少勁才能再將他們的信心及鼓氣挽回?你們可知一句說話已可以令他們放棄?若你們真的認為這場是政府一手策劃的風波,請不要再漠視年青人的感受,不要再惺惺作態地扮作很接納的樣子。因為在電視機前,我們看得很清楚你們那發自內心的拒絕。

請你們給孩子最基本的尊嚴!

廣告

Responses

  1. 當我看到那些梅窩居民大罵大叫,像怒不可歇一樣,最後竟然去『擁抱』正生同學,扮曬接納,我真的作嘔,而且『挑』一聲爆了出來。沒有比這更能顯示甚麼叫『惺惺作態』了。

  2. 貓貓沒看這段新聞的畫面, 但若不『惺惺作態』去『擁抱』正生同學, 這個討論可能會行動升級。

    以為離島的居民, 居於山明水秀, 吸收大自然的平和、性情和諧, 原來比心胸比市井之徒更狹窄更自私, 連一班想改過自身冇殺傷力的小孩也不接納

    日後, 這班小孩不能返回正軌, 這些不接納者是最大的罪魁禍首

  3. 來一招大小朋友齊來拒絕正生同學,究竟小孩子的心裡在想甚麼,這個百人拒絕的場面,留給梅窩小孩子的是甚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