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八月 10, 2008

少主

在火車上,一個約七歲的小女孩跟外藉傭工進入車箱,女孩拿著一個很大的白色背心袋,袋內裝了一個很大的紙皮盒。紙皮盒很粗糙,四邊都找不到直線。一進車箱,小女孩已指示女傭將紙皮盒打開。女傭已背上了少主的背包,加上自己的皮包及一些零碎物件,已有點兒狼狽。少主一聲令下,女傭也得協助將那殘舊的紙皮盒打開。看得出小女孩很想打開那盒,內裡應有一些珍品,是很想與人分享的那種感覺。當然小女孩的行徑也吸引了站在她附近的成年人。紙皮盒千呼萬喚,萬眾期待地打開了。是一隻獎杯,是一隻很大的獎杯。看不出一個外型亳不起眼的紙皮盒,內裡卻裝載著一個獎杯,怪不得小女孩要讓大家都欣賞一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獎杯又歸回原處。小女孩又開始拿其他東西來看,拿出了一張禮卷,應該是獎品罷。小女孩大聲朗讀背面的使用手則,「......可使用甲次.....」小女孩非常疑惑,不斷問傭人甚麼是甲次,當然得不到答案。小女孩說時遲那是快,竟然大膽向面對的一位女士發問,甚麼是甲次。女士說:「是乙次,不是甲次,即一次的意思。」難得終於打開話題,小女孩好像等候被訪問一樣,將如何獲得這獎杯的經過娓娓道來。沒有對陌生人的恐懼,只想將自己的快樂找個人分享。話題中也不乏每日的課堂細節,包括地點及時間。外傭不知是聽不明白,還是不想參與,就是沒有制止少主將個人行蹤大方地洩露。

回家路上一直想著這小女孩,囂張嗎?好像是的。今天應是領獎的日子罷,可惜沒有家人同行,只有外傭。領過獎後似乎無法與人分享喜悅,可能父母連電話也沒有一個罷,才讓小女孩要找一個路人來分享;孤單之情實在連她自己也沒有擦覺。與一個人一起生活,這個人卻不能溝通、不能交心,那是絕頂的難過。傭人也是一個成年人,也有能力去將一些價值觀,待人的態度與少主分享,只是付錢的人不這樣認同。有遇過一些外藉傭工能操流利本土話,與少主有很多的溝通。也遇過待外傭如家人的朋友,一起看戲,談天,吃飯,不分你我。外傭兩代都服侍這個家庭,是甘心樂意,是關係換回來的快樂。

今天,一街少主,野蠻的大有人在,對外傭呼呼喝喝的也不小。常跟同僚分享這一代的孩子,心智發展延遲了很多。一次放榜,全家請假,母親,舅父,表哥表姊都拉大隊支持。雖是支持,但背後卻為孩子帶來了另一種壓力。母親說好的,不敢不選;舅父說好的,不敢太快拒絕,因為人家都特意請假來給予支持。想當年,我們自己每間學校踫,要甚麼資料都得自己問問問,那有人幫?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叫年青的小伙子學習如何咬緊牙關,如何接受被拒絕,如何在被拒絕後快快再重新部署。今天,孩子們都不用帶腦,只要帶父母就肯了。你看一個八號風球,父母也在校門外發爛,那孩子會怎樣面對他這個升學生涯?未開始已經充滿壓力。他日考不上大學,還得讓鄉親父老說個十年八載,說當年父母如何在八號風球下幫你排隊云云。

中國人很有個性,特別年青人就是有那種反叛,不喜歡拉關係,只希望靠自己雙手,憑實力取勝。今天我們的社會卻好像讓他們走上另一條路。那種「不是我」,「不屬於我」的感覺,如何叫一個孩子用功到底?到時考不上,父母也總有辦法。就算讀得上,一遇到問題也可掉下一句「不是我揀的」便又可逃之夭夭。

付出過汗水,努力,是自己辛苦爭取回來的,是自己揀的,便得死死地氣橕下去。今天我們給孩子們太多藉口了,他們的心智發展再延遲下去,可能大學畢業也彷如中三學生那種德性。

我們不要培育霸主,請讓孩子成為大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