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二月 26, 2008

中國時間

周恩來先生於我出生後不久便逝世,他離去後,很多紅衛兵湧到天安門廣場悼念他。周先生有甚麼值得人悼念?是他於當時不依從四人幫的決定,他仍然有自己的思想,沒有失去一個作為人的價值。紅衛兵也借悼念為名,宣洩對文革的不滿、對領導層的失望。螢光幕播放著的是十年前製作的《文革三十年》,主持人李汶靜也己經撒手塵環。十年前也正是九七前後,能夠公開播放有關文革的事蹟是不容易的。內裡訪問了幾位當時加入紅衛兵的中年人,當年他們只有十來歲。起初是為了革命、為了有新中國;後來就是為了英雄感。主持人問他們是否後悔做了這樣錯的事,指批鬥父母、打死老師、長輩、同學。有人說這責任應該由黨來付,因為他們只是執行者;有人說一輩子也不能忘記自己曾經作過這樣愚蠢的事。由文革開始,人就沒有了尊嚴、沒有了價值。

講台上牧者講述他在雪災影響下如何回鄉及如何回港的經歷。他用了一百元,給兩位當值的人員,帶他進到火車月台,這樣順利過度。起初只付五十元,不過那人不肯,認為這事應該有一百元才能辦妥,結果就一百元成交了。廣場上的人難道就連這一百元也付不起嗎?能付的應該大有人在,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呆在廣場等待?一百元,可能真的付不起。惟有在那廣場共吃共拉共睡,顧不了人性尊嚴。困在火車上的人也不好過,大部份口袋裡只有兩天的糧食,卻困足了七天,大人還捱得住,難為小孩肚餓難擋,大叫大嚷。一對情侶,拿著最後的食糧在數以百計的眼睛注視下,將最後一口食物送進嘴裡,小孩卻在他們不到兩呎的距離大哭。

看到程翔先生元宵節的茶聚,分享他這些年來的感受,最觸動的莫過於是不能見父親最後一臉的那份無奈與難過。不能送別父親也難過至此,親手批鬥父母至死的,你良心好過嗎?你懷念你的父母嗎?能夠面對你最信任的人原來是錯嗎?能夠面對最愛你的人原來被你殺死嗎?一位在《文革三十年》的受訪者說,我愛國家,但誰來愛我?是的,愛國的人應該不少,但誰來愛這些愛國家的人呢?

白賴仁二十年前到中國旅行,上不了火車,結果用二十塊前就上車了。今年牧者也同樣上不了車,結果用一百塊錢就上車了。時間的流逝,只見到通賬,可悲!中國的時鐘彷彿不會走動,又或者走得特別慢。

甚麼時候我們能勇敢面對過去?相信惟有面對過去、走進歷史、才能拾回遺留在一片紅海的尊嚴。不回頭,那份人的價值就永遠失落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