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二月 21, 2008

餘震

一輯照片,整個香港地震。一眾青年工作者更是震得連辦公室那張椅子也坐不穩。每天都有人推出不同的教材,供教師在學校使用,期盼能拿著這課題的命脈,進入每一個年青人的生命當中。也不斷有人邀請我出席一些關於回應這課題的聚會,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都因工作關係一個也沒有出席。有老師特意問及應如何回應,這位老師已工作了八年。有需要這樣隆重其事地去搜集回應的方法嗎?只要你是一個對生命有感覺的人,你就絕對有能力作出相對的回應罷。搜集資料,是對自己的回應欠缺信心嗎?何時開始我們連自己都不信任?是因為我們在這事件中找不到自己的立足點嗎?還是我們不能接受年青人已變成這模樣?還是我們其實都是這樣?

可能你沒有拍照,但照片中的行為你有做;可能你沒有拍照,但你有想看這些照片的衝動;可能你沒有拍照,但你有對照片中人存在幻想......還有很多可能。是我們自己都不再相信自己,才須要別人告訴我該如何去回應。照片是死的,但內裡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我們在評價的是一宗有血有肉,有感受的生命課題。不敢用第一身去回應,是因為我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想讓人窺視;那不就是更真實更好的教材嗎?

這幾天一直在想陳CEO的感受,想謝先生的感受,想一眾女星父母的感受,想他們的父母在新年時候與親戚見面的感受;這已是最好的教材。

廣告

Responses

  1. “只要你是一個對生命有感覺的人,你就絕對有能力作出相對的回應罷。搜集資料,是對自己的回應欠缺信心嗎?何時開始我們連自己都不信任?是因為我們在這事件中找不到自己的立足點嗎?"

    問得好!

    Pakk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