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十月 21, 2007

信徒第二代的教養

接觸很多性格巨星,原來都是教會領袖的下一代,不禁搖頭嘆息。是不能打破能醫不自醫的定律,還是實在沒有時間照料自己的下一代?認識兩位年輕人,性情各走極端:一個橫蠻無理、脾氣大而非常無禮貌。另一位性格柔弱、情緒反覆兼三心兩意。他們的父母都在教會擔任一些重要的崗位。

這兩位年青人的脾性均非常崗烈,常以為這樣是合理的爭取,卻不知自己已將事情、自己、父母都帶進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不過最可悲還是父母似乎不認為他們子女的問題,是因為自己的教養過程出了問題。在教會長大的信徒,很容易會走向兩個極端:一是異常寬鬆,認為只要為子女禱告便可以;另一種是非常嚴厲,認為子女必須要有好行為。父母若不能發揮督責的重任,那子女可以跟誰學習正確的人生觀、可以怎樣建立待人處事的態度?禱告是必須要的,但身教是更重要的。有時接觸一些第二代,他們對信仰很冷淡幾近乎不信,深究原因,原來都是父母在教會說的在家時更本不會做,子女覺得父母很虛偽,認為這個信仰也很虛假。

若我們自己不能先經歷信仰的爭札,不能先坦誠與這些第二代道出內心的困難,他們又怎能體會這是一個很真實,有血有淚的信仰?

認識一位傳道朋友,他每星期家裡都有家庭聚會,與子女一同敬拜及代禱。他會主動向子女道出自己在信仰上、生活上的困難與爭執,並會邀請子女為自己禱告。這兩位第二代已長大,信仰根基很好,最重要是能夠體會這是一個真實的信仰,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就算爸爸作為傳道人,也有他的困難。在這種環境氣氛下長大的孩子,他們特別能夠感受別人在信仰上的爭札,也能夠特別留心自己的靈命。

身教從來都不容易,要放下身段,建立在信仰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信徒第二代才能突破規限,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廣告

Responses

  1. Hi Karrie, absolutely agree with you. I have face so much struggle with my parents before I find my own Christian identity. Throughout my life I have been feeling so inferior but it is these last ten years I began to see myself more clearer. (maybe due to my love of individual travel that shape the way I am) Still, I believe there is a big generation gap between me and my parents and I will try to avoid any arguments with them if possible.

    But generally overall, I believe the values that my parents enforced on me are highly ethical, and that in some way also shape my personality today. To be honest, parenting is difficult, and I understand their struggles in trying to raise me up as wel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