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七月 19, 2007

自打嘴巴的專業

上星期看到這兩篇新聞三名十歲小童非禮女同學性朋輩輔導員,實在令我驚訝。驚訝以一個十歲小男生的性徵發展,此等行為似乎是快了一點罷?有另一份報章並有提及其中一名男生要求女同學替他口交,只是適逢打鐘才告吹。一個十歲的男生能夠明白知道甚麼是口交?那表示他曾經不只一次看過類似的場境及動作,更糟糕的可能是他曾經親身經歷過,亦即是說曾被性侵犯過。一個十歲小男生可能甚麼也不敢做,但三個小男生卻能夠這樣大著膽子任勝地幹,這就是朋輩的威力罷?!

曾經多次聽朋友提及融合教育的難題多多,若班房內有一兩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根本不能好好的上課。白賴仁也身處如此境況,宿舍內有精神病學童(是需要定時服藥那種)、糖尿病學童、過度活躍學童、暴力傾向學童、情緒異常不穩定學童。可想而知在此宿舍內的每一個人身心都異常疲累,學童各自找他們生存的空間,難為導師除了原先的職責外,還要充當男護士:定期派藥。實在不明白為甚麼要有融合教育。不是放在同一空間生活就代表能夠接納、融洽相處。各人的根本需要完全不一樣,怎能放在同一個空間下學習。甚麼是最適切的解決方案?似乎在香港這個行政主導的地方很難再找到。就連小班教學攪了多年,乘著出生率下降的時機也不能執行,那就更加不可能有人會關注融合教育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致於社工界,向來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政府制度下的各種問題。自從一筆過撥款後,社工界已再無專業可言。眼見很多機構聘請青年大使帶活動、用朋輩輔導員取替學校社工的角色,現在還要用朋輩輔導員來進行有關性教育的輔導。若所有事情都能夠聘請一個中七、中五畢業的年青人去做,那要個社工來做甚麼?就純粹為這群年青人做訓練嗎?曾經認識幾個年青人,中五會考只有1分,找不到工作便到青年中心當青年大使。我問他們工作內容,竟然是到小學帶成長的天空小組活動。那社工做甚麼?社工今天有另一個活動,不能出席。很多地區也出現社工短缺的情況,但各個機構為著自己盤數,聘請不合資格的人去做人的工作。

性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很大部份也跟家庭連上關係。一個年青人,自己的性觀念也未攪清楚,便要去跟年輕一點的學弟學妹分享,有說服力嗎?他會跟他們說些甚麼?機構提供甚麼訓練?我作為一個性教育工作者,實在無法相信性朋輩輔導員這概念。我贊成要為年青人提供性教育的訓練,訓練他們的判斷能力,分辯是非的能力已經可以很有果效。但要他們帶著一份責任去成為別人的性輔導員,實在是超越了他們的能力範圍。若甚麼都能透過訓練年青人去做,那社工的存在實在是沒有價值的。曾經有位從事醫務社工的朋友向我訴苦,說每與醫生開會時便被看不起,醫生們常直接了當在開會時指出社工做的事情常人也能做,無甚特別,更談不上專業。故他在醫院內不被醫生專重,沒有醫生喜歡跟醫務社工開會及傾談,認為這事情非常浪費時間。醫務社工現時所做的,就是不斷幫病人家屬填不同的申請表:生活津貼、綜援、入住老人院、申請家務助理等等,真的普通一個文員也能做,何需要一個大學畢業的社工來做?是社工不夠專業,還是整個社會制度令我們不專業?有時也覺得自己行業裡的人不爭氣,自己做到自己不專業。若在醫院內可有多些文員協助病人家屬申請各項事宜,社工便可專心處理病人及家屬的情緒須要,而不是由朝到晚都在房內接見家屬填表。

有很多年青人認為社工這職業只是跟同學玩遊戲,同朋友傾心事,很簡單的工作,便立志投身社工界,可想而知在年青人眼中《社工》也不是甚麼很專業的職業。而那個社工註冊局可能就是令社工不再專業的罪魁禍首。每年都要繳交註冊費用,但有甚麼福利?只是每年均收到委員會去那裡那裡交流、有甚麼條例是社工在工作時在注意不要犯的。從來沒有訓練、工作坊、交流分享,甚麼也沒有。外國有甚麼新的服務模式,也從來不會在通訊內提及到。這個註冊局除了定期提你交註冊費外,對於社工沒舍幫助。

去年開始進修心理學,感受到老師們對一眾社工同學特別苛刻,老師也坦白說最不喜歡社工亂用理論。只選取自己合適的部份便說提供專業輔導,這些都是心理學界最看不起的事情。

「做好呢份工!」談何容易!但若每一個社工、機構老闆也有這信念,社工界才能被視為專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