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三月 15, 2007

近距離摧毀

在另一個prestation中,兩人一小隊,每隊半小時,主要將兩篇文章整理並向22位同學發佈。任務應該很簡單,但礙於英語,近距離地看著兩位同學活活地當場被炸死,自尊自信完全被摧毀。英語欠佳直接影響同學對文章的理解,就算能理解也直接影響present時的表現。加上兩人似乎沒有額外抽時間一同整理,在面對老師提問時,兩人啞口無言,那氣氛是尷尬得令人窒息的。看著同學垂頭喪氣,知道這次挫敗很大呢!小小的課室,在22位同學面前找不到容身之所。坐著聽的我們很想幫忙,很想回應,只是沒有看過他們的文章又怎能回應,只能心中默默記念他們。課堂完後,本想鼓勵一兩句,同學眼眶一紅,淚都默默流下來了。一個工作了幾年的人,連應付30分鐘的英語也有一定的困難,那種難堪可想而知。不知為何總要強迫我們用英語present,當然有助提昇我們的水平,也有助提昇學院的水平,但對於平常根本不用英語的我們,實在是個大難題。別的學系都用英語交功課,但presentation 可用廣東話,那多好啊!用回自己的言語就能好好的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不用顧忌語文的轉換及誤差。為甚麼總是強迫性地學習??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是如此,根本沒有改變過!!這就是香港的填鴨式教育的意義罷!?還是我們總是愛逃避不喜歡的學科?

另一種摧毀來自人與人的對比。一晚有4小隊present,各隊的語文能力、對文章的理解、present的手法是否有趣味、臨場執生的能力,全部都高下立見,是即場的比較,那種突然死亡的感覺實在太重。老師採用同學評分制,是4小隊一份子的我,實在很難作出決定。心裡有一個分數,但若填下去,那他們便有機會fail了。但又總不能評太高分啊!最後我給了他們小隊最邊緣的分數,在我原先的底分上加了幾分同情分呢!這樣近距離的比較、評分,相對語文能力,才是最大殺傷力的完全摧毀。人又在這些時刻懷疑自己,不喜歡自己。只是一份功課,何必呢?老師是一個技術型的人,似乎沒有能力、或沒有意識到要作出多一點鼓勵、理解。或許是我們這些自命專業的助人者,總不想一個人就這樣被拖垮了罷。這就是我們在presentation中不同小隊的課題,self-esteem,psoitive illusion這些情況是否能對一個人面對挫敗的人有幫助?或許老師就是不想給他們假象罷。那是否意味著助人專業常帶給受助者假象?可能就要視乎個別人士而定了,那這個專業究竟有幾專業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