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karrie | 十二月 4, 2006

父子

爸爸叫Dick Hoyt, 兒子叫Rick Hoyt, 這對父子是長跑健將, 在過去二十五年間他們一共跑了 3770 m ile。
其中包括78次半馬拉松賽,64次的馬拉松賽,24次著名的波士頓馬拉松賽,20 次Duathlons賽,7 次 18.6 M ilers賽,34 次 10 M ilers賽,143 次 5 M ilers賽,6 次20 Milers 賽,27次 Falmouth 7.1 milers賽,15次 4 M ilers賽,2次 11公里 賽,8 次 15公里 賽,204 次 10公里 賽,4 次 8公里 賽,92 次 5公里 賽,206 次奧運標準的三項鐵人賽,6次被公認不是平常人可以承受既Ironman distances的終極三項鐵人賽……
但兒子Rick在出生時因臍帶繞頸導致腦部缺氧受損是植物人,他只能在輪椅上渡過他的一生

看看他們比賽時的情況, 相信你會對他們的故事有興趣的

can world’s strongest Dad 

當Rick十一歲時,父母把他送到特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工程系,詢問是否有令孩子與人溝通的辦法,可惜回覆是︰「不可能,他根本沒有任何腦部活動。」 Dick反駁說︰「跟他說個笑話吧。」他們便說了個笑話,Rick果然笑了,證明了他的腦內確有不少活動。結果,他們為Rick加裝了一部能用頭的則面控制滑鼠標的電腦,Rick終於能和外界溝通了!

 在Rick十五歲時,一位中學同學因意外癱瘓了,學校為那位學生舉行跑步籌款,Rick便透過電腦打出︰「爸,我也想參加。」 Dick之前並非跑步運動員,也沒有跑過馬拉松賽 , 但因著兒子的要求就參加了 , 於是他就推著Rick跑完了5mile的全程 。在結束之後, Rick對父親說:"我今生第一次不覺得殘障了!" 這句話深深地震撼了爸爸!

爸爸決心要把那種感覺盡可能帶給兒子,預備好參加1979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因為Hoyt父子既不是單獨跑手,又不是輪椅參賽者,最終不能參賽, 只能在賽事中跟著大隊一起跑。1983年,他們參加了另一個馬拉松,他們速度之快,令他們能入圍參加之後一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不久後便有人對Dick說︰「何不參加三項鐵人賽?」一個從來未曾學過游泳, 從未踏過單車的人,如何能拖著 110磅 ( 50公斤 )的兒子完成三項全能賽?但Dick還是勇於一試。屈指一算,他現在已完成了212次三項全能賽,當中包括了四次在夏威夷舉行,極費體力的15小時鐵人賽! 因著父愛,父親去學習游泳,學習踏自行車… 他願意為Rick做出許多的犧牲和付出,他又曾拖著他的兒子越野滑雪,又曾背著他爬山,其中一次更用單車拉著他橫越美國

從那時候開始他們父子就常以"Team Hoyt"報名參加馬拉松和三項鐵人賽: 跑步時Dick就推著Rick跑 , 游泳時Dick就拖著Rick躺著的橡皮艇游 , 騎自行車時Dick就騎著特製的自行車將Rick放在自行車前……

「我不會獨個兒參賽。」Dick說。他參加比賽純粹是為了當他們一起跑步、游泳和踏單車,看到Rick面上露出甜美笑容時的「奇妙感覺」。 今年,Dick與Rick分別65和43歲,已完成了他們第24次波士頓馬拉松,在20,000名參賽者中排名第5,083。他們的最佳時間?是在1992年的兩小時40分——只落後世界紀錄35分鐘;當然,或許你還未留意到,這紀錄是由一個沒有推著輪椅的人所創的。兩年前,在一次比賽中,Dick輕微心臟病發。其後醫生發現他的一條大動脈有95%栓塞了。其中一名醫生對他說︰「若非你一直保持著這樣好的狀態,你大可能15年前已不久於人世。」

現在,儘管Rick有自己的住宅單位(他享有居家照料服務)並在波士頓工作,而Dick從軍隊退役後已在麻薩諸塞州的荷蘭市居住,但他們總有團聚的方法。他們經常在全國各地發表演說,而每週末也會參加極耗體力的比賽,當中包括今年的父親節。
當晚,Rick請父親吃晚飯,但他最想送給父親的禮物,是他永遠買不到的。Rick打道︰「我最想送給爸爸的,是爸爸坐在椅上,由我推他一次!」

附上影片的歌詞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it will be like, when I walk by Your side…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my eyes will see, when Your Face is before me!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Surrounded by Your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that day comes, when I find myself standing in the Son!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all I will do, is forever, forever worship You!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Surrounded by Your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I can only imagine! Yeah! I can only imagine!

Surrounded by Your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I can only imagine! Yeah!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Yeah! I can only imagine!!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all I do is forever, forever worship You!
I can only imagin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