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karrie | 十一月 7, 2010

《賭博默示錄》的社會控訴

從來對賭博戲沒有好感,也認定此電影只是賣弄心理戰;偶然在收費電視看到,卻絕對另眼相看。

以債主與債仔的關係來包裝社會資源擁有者與小市民的關係,實在貼切得令人大聲叫好。社會的制度、文化,塑造人的行為習性,電影中的大集團就完全操制了整個社會的行為秩序。每一個欠債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聽命於那些近乎是歪理的指令,個人亳無思考能力,只順著別人所給予的規則、在有限度的選擇裡活動。電影中很多對白都亳不修飾的諷刺人的懶惰,不但沒有獨立思考,只抱著羊群心理人有我有、人要我要,只求不被社會所遺棄,能在社會有一個位置。三個賭局揭穿人性的真貌,有人為依循規則出賣朋友;有人為求安逸,甘於將自己的生命被綑鎖於一個自以為安舒的地方;亦有人為求改變現況,以生命作賭注,找回人生的自由。人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自我欺騙。電影中不斷滲透著我們的生命是被別人所操控的強烈意識,大集團是最大資源擁有者,亦是最大的操控者;之後的賭局規則、地底工作的規律、甚至是地底生活的娛樂,都由別人操控,人在當中因著各樣的引誘,最終都會放棄離開的念頭,亦即是在這電影裡一直擔當著的角色─失敗者。個人的失敗被塑造成是自己無勇氣、無思想、無人性、無道德的結果,所有資源擁有者、操控者卻不須要付上任何責任,因為所有決定都是個人去作的,沒有強迫,只能怪人貪婪的慾念太強,以致最終完全被人操控而不自知。

電影最後一場賭局,用了較長的篇幅描述參與者的心理狀態。作者最後解構這些心理狀態時,以「大人」(中文字幕翻譯)來形容一眾與他對賭的人,一個成年的角色以「大人」來對另一成年角色作出批判,這形容實在是有點異常的,因此相信「大人」應另有所指。筆者相信「大人」就是指那些壟斷社會資源、以霸權形式操控人的行為習性的大集團、大老闆、上司、年資較高的同事、學長等等,總之有小小權力都用來壓制比自己地位較低的人。主角雖然勝了最後一個賭局,換來金錢與自由,可悲的是他仍然活在這個制度之下,根本不可能推翻這種社會運作。最終,主角的錢亦被別人用最簡單的計策奪去,作者在故事的結尾仍然提醒一眾無權無勢的小市民,沒有任何人是可以信任的,只有靠自己的勇氣才可以突破限制、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夠給予自己保障。所謂的自由,只是在這種資源擁有者的掌權底下,作出理智的選擇。

我們根本就無法擺脫這種社會制度而獨立生存,然而如何在當中能夠活得像一個人,則有賴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我們是否有信念、有思考、對生命是否有更深的渴求、對生活意義是否有另一種的標準,這些都導向我們將會如何在社會中生存、過一個怎樣的人生。人最悲哀的就是無知,連自己從何而來、為何而生都不聞不問,只按著別人的要求而活,實在是一種悲涼。今天算是成功爭取到大家樂收回時薪不算飯鐘在內的決定,但還有多少人是在被壓榨當中生活,敢怒而不敢言?作為一個基督徒,如何建構公義的社會?實在值得深思。

Posted by: karrie | 九月 4, 2010

助人者之質

社工,到底是不是一個專業?有人說醫務社工只是幫助病人填申請表,沒有任何向醫生討價還價的能力,醫生說一句「走」,不論病人的家庭狀況如何,社工就得弄他走。我們又不像教育教,能教授知識,我們可能只比湊仔公好一點。論到社會不公不義,我們既沒有議員的權力,更沒有警隊的火力,我們憑甚麼去幫助人?曾經於心理學課堂時聽老師這樣說:「最憎社工亂用theory, 攪到個client唔湯唔水就要我地去執手尾」,是的,我們也沒有專業輔導的技巧與知識,可能越幫越忙!自從社會上出現了副學士、展翅、青見等各式各樣計劃開始,社工就淪為一個不被尊重的行業。「呢啲野係人都識做啦!」、「玩玩吓又一日」這些都是從不同渠道聽到對社工的評價。然而當沒有太多社會人士認同我們的專業時,每當發生社會倫常慘案,矛頭準是指向社工。或許在這個社會的制度裡,社工是一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行業。社會問題發生時,總得有個部門來負責,社署自然首當其衝,社工的工作手法、探訪次數、專業判斷等等,立刻成為最有利的入罪條款。整個社會的問題,一下子又變成為社工專業失當,社署跟進太慢的問題。

猶記得曾特首當日參選的口號是「我要做好呢份工」,對很多人來說,做好一份工代表了他願意盡力去完成各項老闆所交托的事,不遲到、不早退、不偷懶、不攪破壞。有這樣一個員工也不錯罷?現今世代,能抱這心態工作的人或許也不多。若從助人的角度看,以這心態到底是否就能助人,甚至能解決家庭問題、社會問題?社工到底是一份怎樣的工作?工作範圍有多大?是否每個社工都能對「助人」這兩字有劃一的理解?可能要有Job Description,才可評檢「做好呢份工」的態度是否能勝任助人專業之職。社工最重要、亦是最獨特的工作條件之一,就是我們必定是work with people。不是你在工作間與你的同事那種關係,是我們的工作是「人」,我們是在做一份「人」的工作。「人」本身就是一個充滿變數的生物,沒有公式可以足夠我們去應付所有「人」。「做好呢份工」的概念,使助人專業變成另一個「顧客服務」,旨在滿足、解答今天到來的這位顧客的問題。明天的問題嗎?他明天來時才幫他解決吧,反正他也不一定會來。我們不是如信用咭、電訊業般的另一個顧客服務,我們處理的是「人」的問題,是「生命」的問題,是人如何面對自己生命的問題。助人者若攪不清這一點,只會淪為另一個顧客服務主任,而不是一個社工。

處理生命的問題須要個人對自己有非常深入的理解,認識自己的價值觀、認識自己的喜好愛惡、也認識自己的能力及限制。這是一個個人生命塑造的課題,我如何能使自己有能力去盛載另一個人的生命?盛載另一個人的生命,代表著進入對方的世界、感受他在現實處境中的各種困難。有人說見社工時,社工說的都只是一些稍有人生經驗的人都會說的話,完全幫不上忙。是的,一般顧客服務主任都是這樣,說一大堆話,但其實沒有任何幫助或改善。進入另一個人的生命、另一個世界,盛載對方的喜怒哀樂,是壓根兒的沉重。因此,我們在聆聽別人分享生命的最深層時,我們會感到窒息。我們對他的生活、成長、未來突然明白過來,彷彿能看見他所經歷的痛,最使人沉重的是你在他的分享裡面,看不到盼望、沒有明天、沒有將來。進入這些人的生命,你能簡單的給他幾句話就送他走嗎?與生命同行,最需要就是時間。助人者有這個空間嗎?生命盛載不是「大哥哥大姐姐計劃」陪你溫習那麼簡單,是將一個人放在自己的心靈當中。有這樣的助人者嗎?

我不喜歡做導師,因為要同時間盛載很多個生命。我怕自己承受不了那種嚴重窒息的感覺、我怕我幫不上甚麼、我怕不能讓他們看見盼望、我怕在過程中我更加看見自己的醜陋、我怕最後我也失去了盼望。讀社工時常說要value free、要抽離,然而實戰經驗告訴我一個value free的社工是不能幫助人改變的,一個抽離的社工也不可能帶動生命的轉化。要盛載生命,必先要打開自己的生命,甚至要倒空自己的生命。

在神學院學習了一年,我發現基督教信仰能幫助一個人先學習打開自己的生命、繼而能倒空自己的生命,成為一個能盛載生命的同行者。上關於召命的課時,老師讓我看見創造主在「人」,是每個人,的生命當中都有一個計劃,使我們能有目標、有盼望地活著。當人願意將生命的主權再一次交回到創造者的手時,生命就變得輕省;緊握的拳頭可以慢慢鬆開,享受那份輕的感覺。不是說沒有信仰就不能做到,只想表達原來神學、信仰,可以豐富助人專業裡的各種不足,使轉化生命、尋回盼望都變得有力,變得可能。

生命無捷徑,助人者自己也得先成為受助者經歷生命的轉化,才能盛載生命。

Posted by: karrie | 八月 24, 2010

我們需要甚麼?

由晨禱會到早會敬拜,都令我動容。唱到「慈愛達到穹蒼處,恩慈信實,願賜下寬容饒恕。」的時候,兩眼通紅,淚不禁滑落臉上。心情是複雜的,在生命的危難當中,更認定衪是勝過死亡的那位;然而,因生命的流逝而紮心又是那麼真實。是為生命感恩?是為生命慨嘆?百感交雜。我們需要甚麼?需要饒恕嗎?能嗎?當我在電視機前看著那些亳無組織的動作、笨拙的身手,我還真想打電話給保安局長,請他帶飛虎隊走一趟!為甚麼沒有消防車、沒有剪鉗?需要饒恕嗎?這本就不是我這閒人可以來下的判語。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能饒恕嗎?可能坐包機回家後,連門匙都不知道放在那裡,沒有了父母的日子怎過?還能饒恕嗎?

寬容,我想起歡容。我想起我們素常都不曾與鄰居建立關係,每天在電梯內、在交通工具上,我們都沒有歡容。或許我們需要歡容,以歡容來建立睦鄰關係,以致有天我遭不測,家裡遺下來的人還有個鄰居作照應。若這對小姊弟住在我隔壁,我會怎樣預備迎接他們回來?沒有父母的歲月是艱苦的,但真心渴望社署不要太過好心地將他們送入院舍,這跟送他們去死沒有倆樣!或許我會煮好飯菜,放在盒內讓他們帶回家吃;或許我會每天給他們預備早餐;或許我會每星期替他們買些日用品。若你是他們的鄰居,你會為他們做甚麼?我相信他們的學校已經有部署,迎接開學的日子一下子變得不容易。若你是他們的同學,你預備好與他們見面了嗎?或許一個歡容已能給他們最大的鼓勵。

這城市需要甚麼?生命其實最需要是甚麼?原來我不需要去旅行都可以享受與家人相聚,原來我不需要去食自助餐都可以吃到美味的飯菜。兩個月的泰國生活,我確信我只需要喜樂、只需要感恩都可以過活。很阿Q嗎?喜樂、感恩都不可以當飯吃,但有喜樂、感恩的心,縱使吃得怎樣差我都不介意,因為我所信的神一直給我最好。

可預計未來幾天都會看見機場過百記者簇擁生環者的場面,新聞總會過去,但失去的永遠無法彌補,走過的永遠無法忘記。只盼望今天所唱的,有一天能實現。

Posted by: karrie | 八月 20, 2010

一次重聚‧半生緬懷

與惜日的學生會見,吃吃喝喝,仍舊愉快。他們長大了,成熟了,真的穩重了,就連談吐也大方了,自信心建立了!是甚麼令他們轉變?相信在世界上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就是推動他們成長前行的最大引擎!

與惜日的同工再拍擋,那份感情仍在,是淡淡然的默契,是共事多年的成果。回味當日一同構想的活動,今天位置互換,那份又熟悉又新鮮的感覺,帶來另一份滿足。看著還未成長、一臉單純的新生,禁不住為舊生今天的成長高興。令我再一次確信今天播下的種子,總有一天會長出嫩芽;也讓我再一次確信,生命中不能沒有青少年,不能停止接觸青少年。因為你們的生命使我更豐富!

見証著你們繼續為自己的前路奮鬥,真的非常感動。感激你們的努力、你們的成長,讓我也享受著生命成長的快樂。

Posted by: karrie | 五月 30, 2010

潛台詞與無里頭

幕一

Donald於海富中心與維園阿哥踫個正著, 擾攘一輪, Donald告訴維園阿哥:「你做show的時間完了。」

潛台詞其實係:「呢個show係我嘅, 唔好搶我鏡喎!」

維園阿哥回應:「我唔係做show, 只係想同你對話。」

潛台詞可能係:「明明係你自己做show, 做咩賴我!」

幕二

沙田大會堂門外, Donald被送到安全地方, 只留下曾俊華一人在外。路人非常激動向曾局長破口大罵, 當然內容是指向Donald!

最後, 路人停口了, 曾局長仍然笑容可恭地說:「我多謝你!」

路人甲問:「你多謝我咩?」

曾局長的答案相信乃史上最絕:「我多謝你咁大聲!」

潛台詞會唔會係:「我多謝你咁X大聲!」

Older Posts »

類別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